白学家小腰

杂食,爱吃小段子。
大佬赛高,x切黑最棒了。

快跑啊太太们,郭敬明入圈了!

国服官博下面。。。。郭敬明他。。。留言自称入坑了

大家。。。快跑啊_(´ཀ`」 ∠)__

上次的网页游戏的人设,来个三部曲好了。【太阳太阳给我们带来七色光彩~】

陪睡系列【02】一期一振篇 上


继续ooc

小小修罗场

注意避雷

准备好了?

——————————————————————————————

最近本丸里出现了新的一期一振,由于熟练度还不高,所以还是小小少年的模样。

趁着一期一振还在远征,审神者将这对可爱的小一期偷偷留了下来。但是本丸已经没有多余的地方容纳这两位付丧神,所以她将他们带在了身边。

虽然还没长大,但是明显能看出和“那位”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光是水蓝色的发丝、蜜色的眼睛、一样俊逸的五官,还有一样的乖巧贴心。

审神者在处理公务的时候会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虽然没有帮忙处理公务的精验与能力,但也绝不会给主人带来困扰。会端茶送水,会捶腿捏背,连按摩的力度都是略略用力却不会带来痛感的放松解压。

“你看他们和一期多像啊!”

“如果一期是像我们一样是由父母生出来的话,那弟弟们肯定就是长这个样子的!”

“真的一点也不麻烦的!”

“仔细看看嘛,真的是像弟弟一样啦!”

“就算主上你这么说……”身形修长、衣着华丽的青年付丧神扶了扶额。

见近侍态度有所松动,少女迅速给身旁两个少年使眼色。而他们也很争气的做出了反应——眨着水光弥漫的大眼,轻轻双手合十,娇小的身形依偎在左右:“哥哥……求你了!”

【会心一击!】

[不得不说真的是……好像啊,连撒娇的方式都和弟弟们如出一辙。]一期一振的心柔软的不像话,但是作为吉光的骄傲,还是要有粟田口家的大哥的威严的。

一期一振正了正色:“咳嗯!”

明明话还没有说出口,小家伙们就像察觉到了会发生的事情。垂头丧气的,连呆毛都垂落下来,就像失去庇护的小动物一样惹人怜爱。

[不好,再这样下去就要被拒绝了……]

审神者见情况不妙,终于拿出了杀手锏——摸出手帕放在眼角,语气悲戚,就像被始乱终弃的怨妇:“啊啊……明明以前还那么听话,现在就连这么一点点小小的要求也要拒绝,一期真是负心汉啊……”

一期一振最见不得她这样泫然欲泣的模样,哪怕知道这是装出来哄骗自己的,也会控制不住的顺从她,他实在是不舍得她伤心流泪,即使是装出来的。

一期一振无奈又怜惜,用着几乎是哄小孩子的语气说:“主上你……算了算了,我……”

[计划通!]审神者洋洋自得的,只等付丧神开口同意。

“あるじ様 !”

[等一下,这个声音……这不是……!]审神者吃惊的望向声音的源头。

“主人啊,你居然……难道您不爱我了吗?”这是真·被始乱终弃的怨妇【划掉】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

“如果这是主命的话……恕难从命。”这是一心一意想要和主公睡觉却从来没敢说过但是也完全不能接受被lv.1的一期一振拿了一血的主厨压切长谷部。

审神者的脸色逐渐灰败,再也看不见希望的光芒。

“主人你不是说加州清光世界第一可爱吗?为什么还要留着这两个一期一振。”轻蹙眉头,加州清光向审神者撒娇发泄自己的不满。

[连这个一期一振我都觉得烦呢,主人的眼里只要有我就够了。]

审神者无语[喂喂喂,我看出来了,这么危险的念头……]

黑发付丧神一把抱住少女,像抱着什么玩具一样蹭了蹭:“啊……我不管,主人你一定要把他们刀解了才行。本丸没有他们的位置,也不欢迎他们。”[啊……主人的胸部……好软啊]

“诶诶诶?”少女也不知道是被付丧神的发言给吓到了,还是被吃抱在怀里豆腐的行为吓到了呆呆木木的站在那里,身体做不出任何反应。

[ちくしょう!]长谷部握了握拳,想要把加州清光从主上身上拉下来,又怕冒犯到主上。

见审神者没有拒绝,加州清光更是得寸进尺,趴到少女耳朵边轻轻吹起:“况且主上你的身体也对……”

“加州清光!”压切长谷部忍无可忍,一把扯下同僚:“你是树懒吗?还要挂在主上身上!你知不知道主人只是人类人类是很脆弱的。更何况主上还是女孩子。况且主上毕竟是主上,就算balabala……”

然而开启说教模式的长谷部并没有发现审神者红到发烫的耳朵。

[敏感点呢……耳朵]加州清光被长谷部打断吃豆腐的坏心情瞬间就好起来了,连面前滔滔不绝的废话都变的不再惹人讨厌了起来。

————————————————————————————————————————————————————————————这篇写不完了,明天继续吧。

祝诸位婶婶有个好梦哟 (●'◡'●)ノ♥







【好想开车啊】

大佬好啊_(•̀ω•́ 」∠)_

多么有故事。。。。。太太们有思路更新了咩?


http://test.pracg.com/html/EvaIndex.html?id=59005c84a0bb9f0065db4594&inputJson=%7B%22n1%22:%22%E7%99%BD%E5%AD%A6%E5%AE%B6%E5%B0%8F%E8%85%B0%22%7D

是的,我也是。我文笔不好,写出来的东西绝对没有办法和太太们比。来到lofter,这是我第一次发文,第一次收到不认识的同好的小心心,第一次有了粉丝关注。很开心,一定会继续下去。



希望我会有进步




(◍ ´꒳` ◍)╭♡给你们小心心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陪睡系列#01粟田口天堂

ooc有

抱歉,文笔不好。

温馨的本丸日常,一期尼不在的时候左拥右抱小短裤的婶婶的幸福生活【



——————————————————————————————





最近时之政府开了远征双倍的活动,本丸各位主力都在努力为本丸攒资源,不分昼夜在外奔波。


轻轻敲开审神者的房门,五虎退抱着小老虎跪坐在她的床边。

“主……主公,我……我想要,我……唔唔唔……”

审神者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敌军入侵了?”

五虎退被她吓得一愣,反应过来后眼眶一红:“没,没有……是我不应该打扰主公,我……”说着说着就要掉眼泪。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诶诶诶,你……你别哭啊!”审神者惊慌失措的说,一时间被五虎退的眼泪吓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摆,只好笨拙的拥抱着他,摸背安抚。

也许是感觉到了安全,五虎退停止了抽泣:“虽然很任性,但是……主人能不能陪小老虎们睡一夜呢?”擦了擦眼泪,五虎退扯了扯她的衣角。

“一期哥不在,我睡不着……所以主公能不能……”浅金色的眸子试探性的看着少女,微微蹩起的眉头泄露了主人的期待。

天啊……这种小动物一样的眼神,太、太犯规了。

审神者被萌的一脸血,在母性光环照耀下,一把就把五虎退连带着五只小老虎抱上了床。

“交给我吧,今天晚上就由我来照顾你!”她拍着胸脯向娇小纤瘦的付丧神保证着。

得到承诺的五虎退激动的对审神者说“那主公可以给我们讲故事吗?”

你们?小老虎也要听故事吗?

“没问题的,都包在我身上!”

五虎退开心的躺在了审神者的身边“大家都进来吧,主公答应了。”

房间的门被拉开,一群小少年们蜂拥而至。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怎么回事?天啊天,连被子和枕头都拿来了,这是早就计划好了的吗!

“你、你们……”审神者惊讶的说。

“抱歉啊大将,我一个人实在是没办法安抚他们”带着眼镜,身着黑色睡衣的少年对审神者说,一脸的无奈。

啊……也对,是自己没有考虑周道,害的他们真么晚还没有睡觉。真是的 这样怎么能够好好照顾他们呢。

一阵小小的骚动后,小少年们都簇拥着少女睡了下来。

一双双期待的小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闪闪发亮:“主公主公,快讲故事吧!”

“嗯哼”审神者清了清嗓子,温柔而坚定的开了口“因为今天是退退先开的口,所以我先满足他的愿望。来,退退想要听什么样的故事呢?”

“嗯……”五虎退思考了一下,说:“讲一个关于老虎的故事好了。”

“说到老虎啊,就不能不提起大英雄武松打虎的故事。”审神者有点坏坏的开口,本以为五虎退会像平常一样说些什么“老虎很可怜”什么的话,但是出乎意料的,他只是期待的望着自己。

“退退不会觉得老虎很可怜吗?”审神者问道。

“不会啊,不是说武松是大英雄吗?做出伤害无辜这种事情的人怎么会被称为大英雄!”五虎退很自然的说。

嗯,那么反倒是自己多想了呢,五虎退这孩子三观还挺正的啊。

“北宋的时候有一位大力士,名为武松。”

“北宋是什么时候啊,是主人那边的故事吗?”乱好奇地打断了审神者的故事。

审神者想了想说:“这个故事是以北宋末年为背景的,大概是公元1000年的时候,也就是平安时代的一条天皇的长保时期。”

“哇!长保啊!那个时候连三日月宗近都还没有出现呢。”前田吃惊的说,其他小短裤们也纷纷议论着。

“然后呢然后呢?那家伙一定很厉害吧,他是怎么打虎的,用刀还是木棒?”平常总是自称已经长大了的厚激动的问。

审神者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是的呢,武松是赤手空拳把老虎打死的。”

四下哗然一片。

审神者趁热打铁一口气把故事讲完“好汉武松回家探望哥哥,途中路过景阳冈。在冈下酒店喝了18碗酒,踉跄着向冈上走去。兴不多事,只见一棵树上写着:"近因景阳冈猛虎伤人,但有过往客商,应结伙成队过冈,请勿自误。"武松认为,这是酒家写来吓人的,为的是让过客住他的店,没有理它,继续往前走。太阳快落山时,武松来到一破庙前,见庙门贴了一张官府告示,武松读后,方知山上真有虎,待要回去住店,怕店家笑话,又继续向前走。由于酒力发作,便找了一块大青石,仰身躺下,刚要入睡,忽听一阵狂风呼啸,一只眼睛上翘,额头白色的老虎朝武松扑了过来,武松急忙一闪身,躲在老虎背后。老虎一纵身,武松又躲了过去。老虎急了,大吼一声,用尾巴向武松打来,武松又急忙跳开,并趁猛虎转身的那一霎间,举起哨棒,运足力气,朝虎头猛打下去。只听"咔嚓"一声,哨棒打在树枝上。老虎兽性大发,又向武松扑过来,武松扔掉半截棒,顺势骑在虎背上,左手揪住老虎头上的皮,右手猛击虎头,没多久就把老虎打得眼、嘴、鼻、耳到处流血,趴在地上不能动弹。武松怕老虎装死,举起半截哨棒又打了一阵,见那老虎确实没气了,才住手。从此武松威名大震。”

“哇……”小少年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仿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厚眨了眨眼,回过神来,说“我要好好锻炼,我也要成为像武松先生一样厉害的人!”

“我,我也要!”后藤不甘示弱。

“还有我还有我!”其他人也纷纷应和。

看着大家的精神都亢奋起来了,审神者心中大叫不好,拍了拍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故事讲完了,睡觉时间到了呢。”

“那,那主公可不可以抱抱我”秋田弱弱的说。

审神者张开了双臂“嗯,来吧。”

“哇,前田好狡猾,主人我也要!”博多不甘示弱。

“那、那我也是”五虎退说。

“还有我还有我!”

……

粟田口家的小短们随便抱……这难道是天堂吗?审神者脸色微红。

一个个拥抱过后,审神者平复了一下心情。

“大家今天晚上都要好好睡觉呦,只有早睡早起,才会有饱满的精神和强壮的体魄,才能变成武松那样厉害的英雄呢!”审神者笑眯眯的说。

短刀们一听,纷纷就都躺下了。也有激动的还在窃窃私语,不过没一会儿也安静了下来。

黑暗中,审神者欣慰的微笑:果然是所以男孩子都有一个英雄梦吗……真好呢,这样平静祥和的本丸。

“祝你们一夜好梦哦。”





——————————————————————————————————————————————
祝诸位婶婶一夜好梦哟ヾ(❀╹◡╹)ノ~

说好的脑洞一定要实现

婶婶x刀匠的那个。。。。。。细节都考虑好了就是不愿意动手

要不还是加个tag吧。。。想看的吱一声呗【有人想看我就写】




大概就是,婶婶和比刀男有人味的刀匠成为了朋友,之后关系越来越好。婶婶一直想要全刀账,但因为总是会有新刀限锻,所以一直没有集齐。
很多次锻刀之后,刀匠认识到自己水平不足【限锻失败部分原因】后,想要出去学习、锻炼自己的技术,但是怕离开之后会被取而代之。
后来一次限锻的时候,刀匠答应一定会锻出所有婶婶想要的刀,婶婶在勾小指的时候告诉了刀匠自己的名字。

可是刀男们却恰巧听到了,但是只听到了只言片语,于是问威逼利诱刀匠婶婶的名字,刀匠不肯回答,刀男们吃醋想要把刀匠扔到锻刀炉里面,临危之际刀匠发觉自己对婶婶是有一点好感的。可是恰巧婶婶回来了,刀男们消灭刀匠的计划失败了。

婶婶看出了端倪,但是不好贸贸然询问,后来刀男们多次找过刀匠,刀匠对婶婶的态度都让婶婶发觉的事情的真相。

婶婶觉得刀匠继续呆在本丸会有危险,为了刀匠的安全着想,需要把刀匠送走。可是冒冒然送走肯定会让人察觉出什么,所以婶婶开始慢慢改变自己对刀匠的态度,成功误导刀男,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和刀匠决裂。
后来有一次婶婶说了有点过分的话,刀匠回了一句话【不是很过分的那种】却因为戳到婶婶的痛处【关于刀匠的】把婶婶成功气哭,然后刀男们大怒,赶走了刀匠。



【算了算了就这样,再写下去就没什么能看的正文了】